星冥夜月

遙想伯符當年,公瑾初嫁了,雄姿英發,羽扇綸巾,談笑間,強虜灰飛煙滅。

【三國】多Cp同居30題!(六)

【三國】多Cp同居30題!(六)
#作者私心想寫各種Cp
#本次Cp:苞興,姜鍾
#設定現代,苞興友達以上戀人未滿w
#最後,作者文筆渣請小心食用
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
12.討論關於寵物話題(苞興)
這是關興第十次看向門口,他嘆了口氣,放下鉛筆起身離開書桌。
窗外正大雨滂沱,而張苞早在一個小時前出門買宵夜就沒有回來了。
「真是的,他會不會被困在什麼地方吧…」
關興從門邊抽出一把雨傘,正打算打開門,門卻被推了開。
「興國?」張苞全身濕漉漉地站在門外
「嘿嘿安國,我忘了帶雨傘了。」
「笨蛋,打個電話叫我去接你就好啦!」關興責怪似地看著張苞
「抱歉啦。」
「...你的肚子怎麼了?」注意到張苞一直抱著肚子,關興不禁擔心了起來
「不不沒事,先把門關起來吧。」
進入屋內,關興丟了條毛巾給他
「謝啦,安國。哇!你別亂動啦!」張苞的衣服有塊不正常的隆起
「你衣服裡藏了什麼?」關興皺眉
「我想這傢伙也躲不下去了,出來吧!」張苞拉開外套拉鍊,小傢伙便迫不及待地跳出來
「狗?你怎麼把狗帶回來了!」眼前是一隻小小的幼犬,貌似才剛剛能站立,站的不太穩
「我在電線桿下看到牠的箱子,想說牠淋著雨也怪可憐的,就把牠帶回來了。」張苞邊擦著頭髮邊解釋道
「難道你想養嗎?學校宿舍是禁止養寵物的。」關興蹲下,仔細地觀察這隻小狗
「當然不是,等找到飼主就立刻送出去,這段時間讓我照顧牠吧,拜託了!」張苞雙手合十請求著
「萬一被發現了怎麼辦?就算我同意了,明天趙廣哥跟公嗣回來了還不知道會說什麼呢。」
「我明天一定會好好解釋的!」
看著異常執著的張苞,關興認命似地嘆口氣。
「去洗澡,別感冒了。」
「遵命!」張苞笑得燦爛
「等等,把這傢伙也帶進去洗。」關興抱起小狗,塞進張苞懷裡
「好嘞!」

關興拿著吹風機輕柔地幫小狗把毛吹乾,張苞在旁邊看著,眼底溫柔滿溢。
他和關興是竹馬竹馬,更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,他們一路升上了國小,國中,現在甚至一同住在學校宿舍,同住的室友還有劉禪跟趙廣。
「怎麼了,一直看我。」關興放下吹風機,笑著摸了摸小狗的頭
「沒什麼,你不覺得牠很乖嗎?」張苞把小狗抱上腿,任由牠在懷中亂蹭。
「是很乖,這麼小就被人拋棄,真可憐。」關興淡淡地說
「我們來幫牠取名字吧!」
「取名字?!幫牠取名字的話,送走的時候...」會捨不得的,他不忍說下去
「說的也是...」張苞苦笑
空氣突然沉靜,關興起身,對張苞說
「時間不早了,早點睡吧。」
張苞點點頭,抱起小狗回到上舖
「安國,你還記得嗎?」
「記得什麼...」
「我還記得小時候銀屏養過一隻狗,好像是拉不拉多犬吧。」張苞閉上眼睛,小狗已經趴在枕頭旁邊睡著了。
「...」關興沒有回答
「那時銀屏可高興了,每天帶著牠到處跑!」張苞低聲笑著
「我去你家找你時還常常被牠舔了一臉口水呢,哈哈。」
「提這個幹嘛...」關興聲音很小
「只是突然想到,那隻狗離開時...銀屏哭的很傷心...」張苞至今還記得,銀屏難過的臉,以及,他陪著關興說了一夜的話。
「你想說什麼...」
「你哭了。」張苞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關興床邊,輕輕地抹去他的淚水
「我...才沒哭...」關興坐了起來,用手背擦去眼淚
「我知道,你怕一但養了寵物,又會經歷一次痛苦的離別。」張苞的語氣很溫和
「但是,你要記住,不管發生什麼事,我都在你身邊。」輕輕地攬過關興的肩膀,讓他的頭靠在自己身上
「...我才沒這麼弱小。」關興嘟囔著,卻沒有推開張苞
或許很多事情就是這樣,再傷心再難過,只要兩個人一起,傷口就漸漸撫平了。
自己其實很依賴張苞,關興也很清楚,但就是無法坦率說出口,而張苞並沒有去桶破這層窗戶紙,只是用他的方式陪著自己。
「哪,你覺得我們可以照顧好牠嗎?」張苞說
「直到找到飼主之前,可以的。」
「嗯。」張苞露出微笑

輕輕的把不知不覺睡去的關興移回枕頭上,張苞幫他拉好被子,才躡手躡腳地回到上舖。
「你看看你,安國好像很喜歡你呢,在找到新主人之前就暫時跟著我們吧。」張苞摸了摸小狗柔順的毛,彷彿小狗能聽得懂似地自言自語
「一夜好夢。」

END.

13.一方臥病在床(姜鍾)
「38.6°C,姜伯約你很行啊,大冬天的你還冒雨回來,你是不是傻?」鍾會看了一眼溫度計上的數字,忍不住皺眉
「對不起士季...維應該早上看了氣象預報再出門的。」感覺到戀人是真的生氣了,姜維趕緊道歉
「你不會請本英才幫你送傘嗎!」鍾會見姜維不自覺將棉被拉高蓋住半張臉,是又好氣又好笑,不過他是真的很生氣
「可是外面這麼冷,士季不是一向很怕冷嗎...維捨不得你冒雨來幫我送傘。」姜維聲音悶悶地
「笨蛋!會沒這麼弱不禁風!再說你發燒了也是我要照顧你啊!」鍾會聽了半是心疼半是無奈,姜維腦筋很好,但在這種時候卻又像個十足十的傻子。
「對不起...」
「唉,算了,我去找找有沒有退燒藥。」鍾會嘆了口氣,放下溫度計走出房間
姜維看著鍾會的背影,一股暖流無端地從內心升起,他暗自自責為什麼不等雨停了再走,或跟夏侯霸搭把傘。想到這他頭又開始痛了起來,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姜維迷迷糊糊地聽見鍾會叫他的聲音,但眼皮卻沉重地睜不開,他只能隱約聽見一些片段...退燒藥...過期...夏侯霸...

鍾會在櫃子裡翻找了很久,卻只找到一盒過期的感冒藥,更不用說退燒藥了。本來他跟姜維都是屬於不常生病的人,他是因為善於管理自己的身體,而姜維可能就是因為身體的素質吧。
「伯約,家裡的感冒藥過期了,我去買...」鍾會拿了件外套回到房間,本想告訴姜維自己暫時出門一下,沒想到他卻已睡了過去,還低低地喘著氣
「該死...」小聲咒罵一聲,鍾會伸手往姜維額頭探去,果不其然,一片滾燙
「好像比剛剛更燙了些...」鍾會沒有多加思考便撥通了電話
「夏侯仲權,姜伯約發燒了,你家有沒有感冒藥,如果有退燒藥更好。」鍾會沒等對方出聲就一口氣把話說完
「欸欸,伯約發燒了!還好吧?」
「如果好的話我還會打給你!我暫時離不開姜維不然也想自己去買藥啊。」鍾會很是為對方的智商捉急
「喔,好啦,畢竟伯約可是我們班的智商擔當,我就替他送藥去吧!」夏侯霸很快答應了下來
掛掉電話後,鍾會去了廚房,從冰箱抓了冰塊丟進塑料袋中,綁緊上端,然後回到房間將冰塊放在床上人的額頭上。
「你可要快點好起來。」鍾會忍不住低下頭輕吻姜維的側臉

姜維是被蘋果的香味喚醒的,他抬手拿下額上的冰袋,裡面的冰塊早已融化。
「士季...」他開口,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啞的不像話
「醒了?」鍾會走進房間,見姜維正要起身,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去扶他
「沒關係的,我已經好很多了。」
「先喝水吧。」聽見姜維的聲音,鍾會遞過早已放在櫃子上的水
「謝謝。」
姜維放下水杯,看向鍾會剛剛放下的盤子。
「士季,你煮了什麼?有蘋果的味道。」
「喔,我做了蘋果燉飯,在吃藥讓你先墊胃。」鍾會拿起被擱置在一旁的盤子
「原來你還會做這個啊,維記得士季並不擅長做飯。」
「哼,本英才還是能行的,小時侯生病時,我媽都會做這道蘋果燉飯給我吃。」鍾會的面容溫柔,嘴角不禁上揚
「那我就開動囉,士季為我做的一定要好好品嚐。」
金黃色的米飯散發淡淡的蘋果香,中間似乎是混入了切碎的果肉,姜維挖了一勺送進口,軟綿綿的米飯在嘴裡化開,蘋果的味道充斥口腔,和濕軟的米飯相反,脆脆的蘋果為米飯帶來了不同的嚼勁。
「好吃!真好吃,士季你好厲害啊!」姜維享受著燉飯的風味,也不忘誇獎戀人的手藝
「如、如果你喜歡,本英才也不是不能偶爾做給你吃啦!」鍾會耳尖都紅了嘴上還是逞能
「那維就先謝謝士季囉。」
把一整盤燉飯都吃完,看著鍾會接過盤子去廚房,姜維心中升起想好好抱緊他的衝動。
「這道料理...本來就是為了你而做的啊,笨蛋。」
在廚房的鍾會捂著自己有些發燙的臉嘟囔著。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恭喜我終於產出第六篇啦!((撒花~
這系列就快變成月更了呢w
致時光完全沒進度啊啊啊!(我要瘋了QQ)
想請問有看過的各位下一篇要先更致時光or同居??
謝謝看到這的每位讀者(_ _)

评论(1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