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冥夜月

遙想伯符當年,公瑾初嫁了,雄姿英發,羽扇綸巾,談笑間,強虜灰飛煙滅。

【三國】多Cp同居30題!(四)

【三國】多Cp同居30題!(四)
#作者私心想寫各種Cp
#本次Cp:甘凌,昭師
#設定現代,昭師雙向暗戀有w
#最後,作者文筆渣請小心食用
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
8.吐嘈對方的生活習慣(甘凌)
「凌公積!給本大爺死起來!!」
「...五分鐘。」
「TMD你十分鐘前也是這麼說的!」
「好啦,這不就起來了嘛。」
棉被動了動,床上那人總算是坐起來了。
「嘖,你怎麼每天都這麼難叫啊。」抓了抓頭髮,甘寧想,如果他禿頭一定是凌統害的。
廚房裡飄著麵包特有的奶香,雞蛋在鍋子上滋滋作響,一人熟練地翻動煎的金黃酥脆的培根,嘴裡哼著某種不成調的曲子。
「興霸,公積起來了嗎?」趙雲轉頭問道
「起了,只是不知道要蹭多久。」甘寧走向流理臺幫趙雲把盤子端上桌
「你倆今早有課吧,來的及嗎?」馬超把烤箱裡的麵包拿出,分別放進桌上的四個盤子
「管他,我先吃完就先走。」甘寧憤憤地咬下麵包
甘寧,大二生,本來跟馬超同住學校宿舍,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趙雲,從此過著被虐狗的生活。大二時認識了趙雲的學弟,凌統,據他所說,這是一段孽緣。
總之,現在他們四人合租了一間公寓,宿舍生活也漸漸步上軌道。
「早安,子龍前輩。」凌統拉開椅子坐下
「早啊,公積,快吃早餐吧。」趙雲溫柔的笑笑
「真是的,老是拖拖拉拉,這堂課的老頭子賊兇,遲到又要聽他碎碎唸嘞!」甘寧抱怨
「喂喂喂,也不想想是誰昨天拉著我打遊戲打到半夜哈!」凌統回嗆
「嘿,這麼說就不對了,明明是你不服輸要求再來一場啊!」
「死辛巴你說誰不服輸啊!」
「還能有誰!」
眼看戰況一觸即發,趙雲趕緊出來當和事佬。
「好了好了,再不出門就遲到啦!」
這兩人不知道哪裡看對方不順眼,老是要爭個你死我活,明明常常一起打遊戲啊。
「真是夠了,你的生活習慣真是有夠差的!給我自己調鬧鐘啊!」
「如果鬧鐘有用的話要你何用!你才給我早點睡啊!上課就開始睡是什麼鬼!」
騎著腳踏車飆的飛快,一路上還互相對罵,該說這兩人是作死還是少根筋呢。
而身為一個重修大一課程的大二生,甘寧表示,老子肯來就很給面子了!
當然,最後他們總算是準時踏入教室了。
「嘖,甘興霸我跟你講,如果你上課再睡下去,小爺就不借你筆記了。」
凌統拌著盤子裡的咖哩,一臉嫌棄地看著把一碗拉麵吃得風生水起的甘寧。
「是是,我叫你起床你借我筆記,這波不虧吧!」唰唰地吸麵條,隨後甘寧又覺得不夠痛快似地端起碗公咕咚咕咚把湯乾了。
「我說你啊,能不能別吃得這麼粗暴,野獸嗎你。」
「你懂個屁,拉麵就是要這樣吃才好吃啦!」
「算了,我不該嘗試跟野生動物溝通。」凌統聳聳肩,假裝沒看到對他比中指的甘寧。

「子龍前輩,不是我在講,甘寧那傢伙的生活習慣真是有夠糟的!」晚餐過後,凌統邊幫趙雲洗碗邊抱怨道。
「哈哈,你們感情真好。」
「怎麼可能,我們天天都在吵架欸!」
「可是公積你在提及興霸的時候看起來很開心喔。」
凌統接盤子的手頓了一下。
「誰、誰開心啦!我才不喜歡那個死辛巴嘞!」
趙雲似笑非笑地看著紅了耳根的凌統,邊感嘆一下這人的傲嬌。
「喂,都說不準叫我辛巴了你是聽不懂嗎?」甘寧出現在廚房
「你你、你幹嘛偷聽我們說話!」
「拜託,你那嗓子客廳都聽的一清二楚好嗎。」拿起水杯,甘寧倒了水喝
「興霸,你為什麼要每天叫公積起床?」趙雲起了壞主意
「蛤,廢話,除了我誰忍受的了這個死傲嬌的怪脾氣啊。」
「誰傲嬌啊!喂給我滾回來!」凌統朝走出廚房的甘寧吼道
「我不在意生活習慣怎樣又怎樣的,我就是我,你就是你,是吧,凌公積。」停下腳步,甘寧轉頭給他一個直率的笑,還有點痞痞的。
趙雲拍拍楞住的凌統,心情很好地離開廚房。
「...」
我才不會承認自己有些喜歡他呢!

END.

9.相隔兩地的電話(昭師)
「哥,是我...」吐出的熱氣在空中化為白霧,司馬昭單手抓著手機,另一手兜在風衣口袋
「怎麼了。」桌上的咖啡冒著絲絲白氣,司馬師開了免提
「沒什麼,就想聽聽你的聲音。」他不太會撒謊,打直球才是他的風格
「呵...學校如何,宿舍溫暖嗎?」敲打鍵盤的手停了下來,輕笑出聲,拿起桌上的馬克杯啜飲
「嗯,還不錯,有暖氣。」司馬昭看了一眼遠處的販賣機
「你在外面?」沙沙地移動聲,接著便是投幣和東西掉落的聲音
「啊啊,剛剛出來散步。」將手機夾在肩頸,司馬昭拿出剛剛買的飲品
「不要喝太多熱奶茶,罐裝不好。」放下杯子,司馬師繼續未完成的事
「...喔。」看著手上剛拉開的罐裝奶茶,他不禁想起他哥對自己的了解程度
「我說過的,出門給我換長袖,你老是披件風衣就出門。」
「我知道啦!哥你還是一樣囉唆。」想起自己裡面穿的衣服,司馬昭汗顏
「哈哈,誰叫你從小生活習慣就糟。」瞇起眼睛,目光流動,是數不盡的溫柔
「嘖,哥你也是,沒人管你就老熬夜,這次又是什麼,研究報告?論文分析?」不滿地撇撇嘴,鍵盤喀嗒喀嗒響,令他不快
「這你不用擔心,我會自己調整。」司馬師氣定神閒
「...」一時間安靜下來,電話裡傳來雙方的呼吸聲,感受著彼此的存在。
司馬昭是高一生,剛搬進學校的宿舍,司馬師則是大二生,在洛陽讀大學。
因為哥哥搬出了他們家,所以司馬昭在升高中時向他父親,司馬懿,提出要住宿,雖然主要原因是因為不想讀有司馬懿在的高中。一開始他父親並不同意,但是經過曹丕的勸說還是答應了。
司馬昭一人漫步在夜晚的公園,楞楞地盯著手機,最後還是播通了這個號碼。
「哥...」
「我在。」
抬頭望著天空,今夜無月,雲層厚厚地遮住月亮,司馬昭伸出手,一片雪花飄下,化作水滴,沿着手背滑落。
「啊,下雪了。」
司馬師拿起手機,走向前打開窗。
「別在外頭待太久,容易感冒。」看著飄落的雪花,司馬師目光漸漸放遠,很遠很遠。
「我知道,哥你也別看太久,睡前記得關窗。」
兩人看著相同的夜空,感受同樣的寒風,互相叮囑彼此的小事,簡單但滿足。
「哥...」
「嗯?」
司馬昭頓了頓,閉上眼睛。
「我想你了。」
司馬師勾起嘴角,彷若可以想像自家弟弟不高興的樣子。
「這星期六我有空。」他說
「真的?那我去找你!」司馬昭的聲音掩不住興奮
「依你,到車站打給我,我去接你。」窗外的雪似乎有下大的跡象,風吹得司馬師有些寒意
「昭。」
「怎麼了?」
「早點回去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
司馬昭轉身走出公園,卻沒有將電話掛掉。
「晚了,先掛了。」見另一人遲遲未切斷通話,司馬師先開了口。
「那,晚安,師。」
「嗯,晚安,昭。」
司馬師關了窗,重新坐回電腦前,手卻擱在鍵盤上不動。
「真的,糟糕了呢。」
思考停滯,滿滿地占據意識的,是剛剛通話之人的聲音,才剛結束就開始思念了。
司馬昭躺在宿舍床上,一想到星期六就期待地睡不著。
「完了。」
完全地陷入,沉溺於溫柔的聲線無法自拔了。

「「什麼時候,你才會發現呢?我親愛的哥哥/弟弟。」」

END.

评论(1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