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冥夜月

遙想伯符當年,公瑾初嫁了,雄姿英發,羽扇綸巾,談笑間,強虜灰飛煙滅。

【策瑜】致時光消磨的他們(二)

【策瑜】致時光消磨的他們(二)

#策瑜的學生時代

#跟歷史沒毛關係

#一段青澀的時光

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

「周瑜!一起去吃午餐吧!」孫策雙手撐著周瑜的桌子,理所當然的要和他一起吃午餐。

「為何我一定要和你去不可。」周瑜面不改色地把書翻過一頁。

「因為現在是午餐時間啊!」回答

「難道我不能一個人吃?」反駁

「人多熱鬧嘛!走走,太晚就沒位子了。」一把拉起同桌,孫策笑著,抓了人就跑

「喂喂!就你跟我哪裡人多了啊!」

孫策和周瑜已經認識一個星期了,除了上課時間外,孫策幾乎是發現了新大陸似地,卯足了勁兒跟周瑜說話,好像周瑜越不採理他,他越感興趣一樣。

周瑜很無奈,經過幾天的相處,他大致算認識了孫策這個人,愛笑、大方、熱情好動,跟他待在一塊不知不覺就感染了他的情緒。說實在,周瑜並不討厭孫策,相反地,好像還有點熟悉感,彷彿曾經見過,卻又無法回憶。

孫策點了碗鍋燒麵吸溜地吃,他很喜歡食堂的鍋燒麵,CP值高。對面的人也點了碗鍋燒,不如說是自己強烈推薦給他。

「這好吃吧,目前我吃過的這是最高分。」對面的人點了頭,默默地夾起麵條。

孫策想,那人吃東西也如此安靜,不緊不慢,沒有女孩子的秀氣,也沒有男孩子的粗獷。

這星期下來,他還是不太了解周瑜,上課認真聽講,下課也老抱著自己帶的書看,但他還是不斷地找周瑜說話,雖然最一開始他並不太理自己,不過漸漸的,關係也算好了起來,孫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想跟周瑜做朋友,可能是他的氣質,也可能是第一次有人不想和他交朋友引起了他的興趣。

周瑜身上有自己所沒有的,但他卻直覺周瑜跟自己很像,說不出所以然,同性相吸,大概是如此吧。

孫策每天都找周瑜去吃午飯,且無法拒絕,周瑜也沒什麼拒絕的意思,只是有些不習慣罷了。

一如往常,整理好剛剛上課的書,周瑜轉過頭,正好撞上孫策直勾勾的視線「有什麼事說吧。」

一個月的時間,周瑜知道,孫策這是有話要說

「我今天跟朋友約了要一起吃午餐,跟我去吧!」直接了當,孫策十分高興,他跟周瑜已沒有一開始的隔閡

「不用了,我又不認識他們。」愣了一下,周瑜不加思索地拒絕

「欸,來了就會熟了嘛!」

「下次吧…」

幾番推辭,孫策也不好說什麼,跟周瑜點了點頭便悻悻然地離開了。

一個人在教室啃著麵包,帶便當的同學一群群的聚在一塊兒聊天,周瑜看向一旁空蕩蕩的位子,突然感到有些失落,習慣是件可怕的事,久了便忘記最初的樣子。他驚訝地發現,原來自己已經習慣那在身旁環繞的聲線,甚至不由自主地想像。

孫策和一群同學坐在食堂邊吵邊吃,有互動的感覺十分輕鬆,久違的熱鬧,果然他還是喜歡跟別人打鬧。

他吃完盤中的食物,習慣性的往對面的人看去,卻驚訝地發現那人不是周瑜。

「幹嘛看我?」對面的人說

「哈哈,看你有趣啊。」笑著打哈哈帶過,孫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發現對面的人不是周瑜時,感到手足無措。

他想起那人安靜吃飯的樣子,想起他拿著筷子跟自己鬥嘴。習慣在不知不覺間便成為了不可或缺,彷彿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。

從此,孫策就任性地把午餐時間留給了周瑜。

時光過地飛快,一陣秋風吹過挾著綠帶黃的葉子沙沙落地。

11月,入秋。

孫策的學校即將迎來一年一度的運動會,作為體育股長,孫策亦要負責運動會的報名事項。

下課時間,孫策和一群朋友聚在一起討論,他運動能力很強,人緣又好,大部份的項目都有人志願報名,只剩下十五人大跳繩尚未決定。

周瑜在位子上看著書,他對運動會顯然興致缺缺。

「周瑜~你決定好要參加什麼沒有?」本來在跟朋友討論的人突然出現在旁,臉上掩蓋不住興奮的神情。

「沒有,我沒打算參加。」周瑜已經對那人突然出現的行為感到習以為常,也沒過多反應。

「別這樣嘛,這可是跟同學親近的大好機會欸。」

「不用了,我這樣也挺好的啊,看書安靜。」周瑜笑笑,最近他笑的次數好像變多了,可能是交了朋友的緣故吧。

「難得的運動會欸,參加一下啦!」孫策想,這是和周瑜留下美好回憶的好機會,而且運動會就是要團結啊。

「...那我要報名什麼?」見對方如此真誠的眼神,周瑜只好把拒絕的話吞回去。

「大跳繩吧!不需要太多體力的!」「隨你。」

在下午的班會課之前,孫策總算是把名單搞定了。他在台上說明運動會的規則和流程,全班都顯得格外期待,抱著既然參加了就要奪冠的精神,經過投票後決定,每天放學留下來練一小時的大隊接力,其他人則練大跳繩和個人項目。

周瑜看著情緒高漲的同學們,心裡默默嘆口氣,看來他只好搭晚一班的車回家了...

誰叫自己已經答應人家了呢。

孫策擅長運動,可能是小時候皮慣了,跑的特別快,因而被推舉為男子大隊接力的隊長,對此,他也樂此不疲。

很快地,棒次便安排好了,抱著要奪冠的決心,體育課和放學時孫策便嚴格訓練隊友。周瑜也和跳繩的同學們開始放學後的練習,他還記得,跟父母提到練習的事時,父母還驚訝於他竟然會積極參與學校活動。

「公瑾終於交到朋友啦。」母親欣慰地說

周瑜身高算高,便排在中間的位子,一開始練習很不順利,一直有人去卡到繩子,就在第二十次卡到繩子時,他忍不住了。

「等等。」周瑜走向甩繩的男生

「你甩繩的時候手的幅度再大點,就像畫圓圈,越大越好。」招招手,意示對面的男生也過來。

「你們兩個的默契要好,最好邊甩邊數拍...」把技巧一一告訴他們,周瑜國中時學校也舉辦了大跳繩比賽,他每天在一旁默默觀察,自然就學會一些技巧。

一旁的同學十分驚訝,一直以來沉默寡言的周瑜竟然也會主動跟人交談,不過看著他認真的教導,有條不紊的樣子,其他跳繩的同學也紛紛上前請教跳繩的方法。

孫策在另一邊的跑道上見周瑜上揚的嘴角,他很開心,周瑜能跟同學相處融洽,甚至和大家一起為同個目標努力。驚喜的是,那人竟會這麼了解跳繩的技巧,大跳繩最需要的便是團隊合作,默契和技巧。

「看來不用擔心了呢。」

經過一小時的努力,大跳繩總算是有了雛型,至少能連續跳超過三十下。

「好了,明天繼續加油吧。」周瑜說

「周瑜,謝謝啦!」「沒想到你這麼行!」「明天也麻煩你了。」「謝謝周瑜。」「辛苦了~」

一時間,周瑜反應不過來,沒想到竟會收到大家的道謝,看著一個個人臉上透著開心和雀躍,不禁笑了。「不會,也謝謝大家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周瑜~一起吃午餐吧!」

孫策一如既往跟周瑜佔據了食堂的一個角落,聊著便提到了最近的練習。

「怎麼樣,跳繩還OK嗎?」喝完最後一口湯,孫策開口,笑意藏不住

「嗯,還可以,大家的默契越來越好了。」周瑜放下筷子看向孫策

「那你的大隊呢,我想應是不用擔心的。」

「哈哈,當然,我這麼優秀,鐵定可以奪冠。」自信滿滿

「是嘛,加油吧。」

「對了,今天放學練習暫停喔~」

孫策撐著手肘,直盯周瑜,一臉希望他問"為什麼"

「...為什麼?」周瑜也十分配合

「嘿嘿,今天放學後要舉行練習賽啊!大隊接力。」

「喔,那你好好加油。」

「欸欸欸,你不留下來看嗎?難得可以看到我英姿帥氣的一面欸。」

周瑜汗顏,他怎麼覺得眼前這人像一隻大型犬

「呃…好吧。」「說好囉!」

放學後的操場十分熱鬧,周瑜被孫策拉到了看台邊,說了句幫我加油便揮著手跑向隊伍開始熱身。

不得不說,四周的女生數量似乎有點多,或許是因為男生大部分都去跑了?

很快的,周瑜就體認到自己的愚蠢,哨聲響起,選手們衝出去的剎那,四周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如雷貫耳,幾乎震破周瑜耳膜。

「我錯了...」捂著耳朵,周瑜開始後悔答應孫策,不過這個想法很快就消失了。

看著每個選手全力衝刺,努力追趕前面的人,不知不覺便熱了起來。

他看見他們班跟前面十分接近,兩個班一前一後,不分軒輊,互相超越,他看見孫策站到跑道上,最後一棒。

孫策的眼底閃著光,弓著身體,在接到棒子的瞬間,像一匹脫韁野馬衝了出去,他超越了第二名,跟第一名並駕齊驅,誰也不讓誰。

周瑜忍不住跟著一起喊「孫策加油!」

衝過終點線時,伴隨的是歡呼聲,或許是周瑜所想,四周盡是歡呼聲,他看見孫策激動地和隊友抱在一起,然後轉過頭向他大力的揮手,帶著白癡似的笑容。

周瑜沒想到,這個畫面竟會在他心中停留這麼久,久到想起便勾起嘴角,他記得,那天的陽光很燦爛。

比賽的結果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,讓人津津樂道,食堂鬧轟轟的,孫策的聲音卻精準地傳進他耳內,周瑜吃著鍋燒麵,不時也回應對面的人,他沒提起那天的比賽,孫策也沒有。

「真是多謝啦,要不是你每天指導他們,大家不一定跳得這麼好。」

「這不全是靠我,大家都很努力,說實在,我一開始也沒想到大家能進步的如此快速,這是一個好班級呢。」周瑜看向孫策,他很高興,孫策把他拉進群體。

「嘿嘿,當然。」

白駒過隙,運動會隨著響徹天際的運動員宣誓正式開始了。

「孫策!孫伯符!真是的,到底跑哪去了,等下就是一百公尺個人賽了啊。」周瑜環顧四周,就是沒看見孫策。

「孫策的話應該在中庭喔。」跟孫策不錯的一個男生突然說

「啊,謝謝。」

周瑜來到中庭,果不其然在大樹下發現孫策,正在做熱身。

「喂,你可讓我好找了啊。」

「哈哈,我想你總會找到我的。」

那人笑笑,總是一副自信的樣子,不過他說的也沒錯,他總會找到他的。

「去去,你還沒有檢錄呢,還要不要比賽啦。」

「要要,謝啦。」孫策跑向周瑜,拉了人就走。

周瑜沒有去看孫策的一百公尺,不是因為人太多他不想擠,說不定也有,而是因為他相信他會贏的;幫著班上的志工女生搬水後,他和班上跳繩的同學在中庭熱身。

「可以聽我說幾句話嗎?」看著安靜無聲的大家,熱身完的周瑜說

「還記得第一次練習的時候嗎?那時大家可以說一點默契都沒有呢。」勾起嘴角,他環顧大家

「我相信練習是不會騙人的,我們已經做了最好的準備,接著只要盡了力,就沒什麼好後悔了,我們一起渡過的每一個小時,誰沒有犯過錯誤,誰沒有因此而自責痛苦過,不經歷這一切又要如何成長?此時此刻,我們將達到最巔峰。」

不知道是誰開始,掌聲一聲,兩聲,一時間,中庭充斥著掌聲,為自己,也為團隊。

「那麼,上吧。」

開始的鳴槍聲一響,數十條繩子同時甩動,此起彼落。

最初,可能是緊張,繩子卡到幾次,不過不多秒,便漸入佳境,當結束鳴槍,大家一時激動地不能自已,紛紛抱住身旁的同學。

早晨,中午,放學,一天三小時的訓練可不是假的,周瑜他們班接近兩百下,還破了學校的紀錄。

下意識地,周瑜尋找著孫策的身影,但,他沒看到孫策。

回到休息區,他疑惑孫策為何不在休息區也沒去看比賽,正打算去中庭看他是不是又在熱身,一個女生走來,就是剛剛的志工女生。

「周瑜同學,你在找孫策同學嗎?」

「我是在找他,有什麼事嗎?」周瑜疑惑,自己有表現的這麼明顯嗎?

「孫策同學他在醫護室喔。」

周瑜不知道自己當時的感覺是什麼,急忙說了謝謝便跑向醫護室。

孫策會受傷?他沒想過,應該說,是他不願去想。

「沒事!我說可以就可以!」

周瑜一推開門,就聽見熟悉的聲音

「孫策...」

「啊...是周瑜啊。」

眼前的人坐在椅子上,右腳踝裹著純白的繃帶,剛剛有些激動的情緒在看見自己後便洩了氣。

「孫策...怎麼了...」雖然真相已擺在眼前,卻不願相信

「啊啊,就如你所見囉。」孫策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沮喪,此時的他,笑容難看的不像他。

「他的腳踝扭傷,還堅持要跑大隊。」在一旁的男生開口,看來是他帶孫策來醫護室的

「又沒有很嚴重!我可以跑!」

「頭嘞!都腫起來了還不嚴重!」

見兩人又要吵起來了,周瑜突然有些頭疼。

「先等一下,孫策你安靜。」周瑜一開口,兩人便立即安靜下來

「沒有人可以代替他跑了嗎?」他看向另一個男生

「是有一個,不過他剛剛請假回家了,發燒。」他搖頭,看來今天真是禍不單行

「所以我說我可以跑了嘛...」孫策撇撇嘴

「孫策,如果我說我可以代替你跑,你願意嗎?」

「欸...」孫策詫異,看向周瑜,他的眸子還是這麼清澈,不含雜質,如此堅定,如此讓人安心。

「好!就交給你了!周瑜。」

T.B.C. @小鳥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