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冥夜月

遙想伯符當年,公瑾初嫁了,雄姿英發,羽扇綸巾,談笑間,強虜灰飛煙滅。

【三國】多Cp同居30題!(二)

【三國】多Cp同居30題!(二)
#作者私心想寫各種Cp
#本次Cp:郭荀,姜鍾
#設定現代,大家都告白成功且已同居
#最後,作者文筆渣請小心食用
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《
3.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(郭荀)
「呼嘻嘻…」室內寂靜,空調運轉的細微聲響,時鐘的滴答聲,還有螢幕上女鬼駭人的笑聲,格外清晰。
昏暗的客廳,沙發上坐著兩個人,其中一個臉色蒼白,抿著唇一臉緊張。另一個看起來則十分淡定,但抓緊對方的手出賣了他。
「文、文若...這、這個電影還、還滿可怕的嘛...」「...」所以說,為什麼要在半夜看恐怖電影啊啊!荀彧欲哭無淚的想著。
一切的根源來自一小時前...
荀彧喜歡在睡前看點書,暖黃色的燈光灑在他柔和的面容,有人說荀彧太過於安靜,不過這時的他也美的不勝萬物。
「文若文若~~」而郭嘉最喜歡在這時打擾荀彧了。
「怎麼了?奉孝。」「陪嘉看電影吧!」拿著手上的DVD,郭嘉笑的十分燦爛。
「為什麼要這時候看?明天再看不好嗎?」牆上的鐘指向十一點,往常荀彧都是這時睡覺的。
「欸~可是這時候氣氛最佳啊!文和是這麼跟我說的。」甩鍋甩地十分乾脆俐落
「唉…好吧。」無奈的嘆氣,闔上書本的荀彧想著自己是不是太寵對方了。
裝好DVD在沙發上坐定,郭嘉拿起遙控器便伸手關掉了客廳的燈
「等等!為什麼看電影要關燈?」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,荀彧有些後悔答應郭嘉的要求
「欸~因為我們要看恐怖電影啊!嘉沒說嗎?」一臉無辜,郭嘉心中為自己偉大的計畫無比的自豪
「...」後知後覺自己被騙的荀彧愣住了
「你沒說啊!彧要去睡了。」
「可是文若已經答應嘉了喔~嘉知道文若最守信了。」「...」『太卑鄙了!』被戳中死穴的荀彧發誓再也不答應郭嘉的任何奇怪要求了!

是這樣的,郭嘉和荀彧都是大魏集團的幹部,兩人從小就認識了,如今更是成為了天天虐狗的戀人。
但是,隨著集團業績蒸蒸日上,兩人的工作也多了起來,荀彧是大魏的CEO,整天都被成堆的公務包圍,郭嘉則是產品設計師,較荀彧來說是相當自由了。
每當荀彧在忙,郭嘉都體貼地盡量不去煩他,可是時間久了,郭嘉感覺自己好像失寵了。以往可以黏在愛人身邊的時間越來越少,不僅郭嘉自己"文若不足",也十分擔心他壓力太大。
「啊…文和~嘉感覺最近文若都不理嘉了怎麼辦QAQ」毫不客氣的佔據賈詡的辦公桌,除了荀彧,他就只能來煩賈詡了。
「最近公司有一筆重要的交易,荀彧說什麼都要自己來處理,這我也沒辦法啊。」靠在辦公桌旁,賈詡淡定的抿著還冒著蒸氣的咖啡,應該說,他已經習慣某烏鴉的碎碎念了。
「嘉知道文若很忙,可是嘉也想跟文若提升感情啊!嗚嗚文若不足啦~」
「如果是想提升感情,詡倒是有一計。」拉開第二層抽屜,賈詡拿出一片DVD交給郭嘉
一切計畫十分順利,在按下播放鈕前,郭嘉還開心的想著什麼時候文若才會害怕地抱住他呢?
不過,想不到的是,這部鬼片竟會如此恐怖。從荀彧抓緊他的手來看,他定是害怕的,不過郭嘉也嚇的不輕。
「哇!」畫面中沾滿血的刀子砍向自己的剎那,郭嘉尖叫出聲,接著,他感受到手臂一陣柔軟
「文、文若?」荀彧緊抱著他的手臂
「抱歉!」並不是被突然出現的刀子嚇到,而且被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到的荀彧有些尷尬
「沒事沒事。」郭嘉笑了,伸手把電燈打開
「不看了嗎?」看著關掉電視的人,荀彧鬆了一口氣
「嗯嗯,文若害怕我們就不看了。」他才不會說是自己不想再被嚇呢~
達到目的後,郭嘉心情很是好,梳洗完便躺上床。
「奉孝...彧今天跟你睡吧…」一人打開了他房間的門,他的摯愛
「欸!當然好啊!」十分意外,不過郭嘉也樂的高興
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顯得有些擁擠,不過郭嘉喜歡那人靠在他身邊,柔軟的髮絲掃過他脖頸,彷彿心跳也融合在一起。
荀彧喜歡戀人的味道,令人安心,喜歡他睡著睡著便不自覺的抱住自己,彷彿回到兩人還小的時光。
「「晚安。」」

END.

4.一方的起床氣(姜鍾)
微微的光透進房內,寂靜的空間彷彿被晨光喚醒,床上的人兒似乎是感受到光的刺眼而輕輕皺了眉。
一隻手適時的抬起,不偏不倚的擋住了作亂的陽光,那人就這樣看著還在熟睡中的戀人,眼神溫柔而寵溺。
姜維十分喜歡鍾會的睡顏,鍾會很沒有安全感,平時高傲的樣子只是偽裝,其實他是害怕,害怕與人深交。
一改平常不茍言笑的模樣,卸下防備的鍾會柔和的像誤闖凡間的天使,至少對姜維來說,鍾會就是上天賜給他,必須放在心上疼愛的珍寶。
「唔...」鍾會呢喃了幾聲,還是沒張開眼睛
算著時間差不多了,姜維起身,拉上窗簾便去做早餐,離開時細心的拉好被子。
「好了,該去叫士季起床了。」脫下圍裙,姜維走向房間,輕輕地打開門
「士季,起來了,維煮好早餐囉。」伸手搖了搖,迎面而來的是純白的枕頭
「哇,好險。」接住了枕頭,每天早上必經的過程已經讓姜維能很順手的接下飛枕攻擊
「士季!很晚了,你還要上學呢!」一口氣掀開棉被,姜維定是要把鍾會叫起來的,不然遲到又是他的錯了...
姜維是大三生,目前住在離學校兩個街區的公寓,而他的室友,鍾會,則是高一生,學校也在這附近。
等等,他要強調,他一開始並不知道即將住進來的是一位高中生,他的前室友兼學長,司馬師,在畢業後離開,並留給他一句「明天會有新室友來陪你的,放心吧。」還有一個詭異的笑容。
總之,一年後,他們在一起了,歷經重重困難。
「唔...伯約?」鍾會眨了眨眼,睡眼矇矓地看著身旁的人
「士季,起床了喔,你上學要遲到了。」溫柔的說,一手還抓著枕頭
鍾會點了點頭,抱住姜維,輕蹭了一下,說了好便搖搖晃晃地走向浴室,聲音還有著稚嫩的黏膩
「...」姜維把頭埋進手上的枕頭,果然,不管經過幾次,這個畫面都很震撼,紅著臉的姜維如是道。
鍾會有起床氣這件事,直到他們在一起之後姜維才知道,以前只知道鍾會起床容易低血壓,沒想到竟會向他撒嬌。
「早安。」冷淡的走向餐桌,鍾會向已經坐在桌旁的姜維道
「士季也早,趕快來吃早餐吧。」姜維笑笑
「伯約,會今天早上有怎麼樣嗎。」突然問到
「沒有,士季還是跟之前一樣喔!」微不可察地僵了一下,回答
「是嗎。」挑眉
「士季吃完我們就出門吧。」收拾碗盤
早晨的路上,兩人並肩而行,看著靜靜走在一旁的鍾會,姜維想到
『絕對不能讓士季知道他撒嬌的事情QQ』
但他沒想到的是,鍾會也想著
『我看你什麼時候才要承認=︿=』

END.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