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冥夜月

遙想伯符當年,公瑾初嫁了,雄姿英發,羽扇綸巾,談笑間,強虜灰飛煙滅。

【三國】未眠(郭荀)

【三國】未眠(郭荀)
#新手發文
#歷史向,但作者歷史不好(笑)
#Cp:郭荀
#第一次寫三國,角色描寫不佳請見諒(_ _)
#簡單粗暴的郭荀糖www
《《《《《《《下收》》》》》》
月色皎潔,池中是桂花的影子,夜風微涼,荀彧拉了拉有些下滑的外衣,院中沒有流水潺潺亦或微風蕭蕭,一片寂靜的夜晚和毫無波瀾的池面,不知為何心緒也十分平靜。
一個人坐在外廊,看著不時飄落水面的花瓣引起一圈小小的漣漪。今宵一直無法入眠,荀彧索性起身。
偌大的廊道只有一人的腳步聲,無意吵醒其他人,跟值夜的官兵點頭致意,他偏頭看了看院中的桂花,隨意就坐在廊道邊欣賞月色
「荀令君可真有雅致,夜半時分賞月,嘉能否相陪?」清朗的嗓音格外清晰,一人緩緩地走出陰影下
「祭酒何故不就寢,於此相陪彧?」輕輕看了一眼逕自坐在身旁的郭嘉,荀彧問道
「睡不著,僅僅如此。」聽見對方的稱呼皺了下眉,何時,對方不再稱呼自己奉孝了
「文若...」兩人曾私下約定,若只有彼此在場時,便稱呼對方的表字。郭嘉忽然想起在穎川那段日子,彼時兩人正值少年,可能是年少輕狂,同樣月色皎潔,同樣的人,他情不自禁的直盯著身旁彷彿眼角帶笑的人兒,同樣冰清玉潔。
然後,他吻了他的眼角...
郭嘉輕聲喚了曾熟悉不過的名字
「彧在。」意料之外的收到回應,他彎了嘴角,不再說話,靜靜的沉浸在恬淡的夜色。
不知過了多久,待郭嘉準備起身回房拿壺清酒與荀彧小酌一番,身旁忽倚過一股重量
「文若?」荀彧的身子斜靠在郭嘉肩旁,不知何時,他竟已睡去。
淺淺的呼吸聲環繞郭嘉耳邊,撓的他心裡一陣陣波瀾,他喜歡文若,而文若也喜歡他,他確定。
「文若,嘉知道你不喜歡嘉的某些計謀,不過嘉不會辯駁,嘉愛你。」他撫弄著愛人的髮絲,眼底溫柔滿溢
「笨蛋,說些什麼。」原以為睡著的人突然開口,荀彧坐正,眨了眨有些酸澀的雙眼
「實話,嘉知道文若在嘉開口時就醒了。」郭嘉笑笑,靠近身旁的荀彧,在他耳畔一字一字的說到「因為嘉在說愛你時,文若臉紅了吧~」
「奉孝,你知道彧要說的不是這個。」淡然地撥開撫上自己腰的手,但郭嘉卻發現了他紅透的耳根
「文若,有些事不說出來嘉是不會知道的。」郭嘉輕輕一笑
「哎…彧沒有要反駁,只是有點兒不愉快。彧知道奉孝所為定有道理,就算是為成主公大業,然,彧亦不願犧牲眾多百姓...」十分矛盾,荀彧也不知自己的心情,亦或願景...
「文若,嘉不會答應不確定的事,哪日嘉若不在了,文若會明白的...」郭嘉輕笑,帶著些許自嘲
「不許胡說,奉孝。」心臟狠狠顫動一下,彷彿身旁的人下一秒就會消失了一樣,荀彧沒來由的就這麼覺得
「是不是胡說就保留吧…不說了,文若願不願與嘉對飲呢!如此美景,配壺清酒,豈不快哉?」說著就要起身,衣袖卻傳來一股拉力
「晚了,不許喝酒。陪彧...坐一下吧…」瞥過頭去不看一臉驚訝的郭嘉,荀彧感覺自己的臉有些發燙。
郭嘉笑吟吟的看著眼前雙頰微暈的人兒,他忽地想起當年若眼角帶笑的他...
原來什麼都沒有變...
「奉孝...」同樣想起當晚清淨的晚風,明明有些微涼,那晚卻不覺寒冷。
郭嘉尚未停止回憶,嘴角上突然傳來溫軟的觸感,荀彧靠的很近,近的可以看清他輕顫的睫毛。
如同蜻蜓點水般的親吻後便飛快離開,荀彧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情不自禁就吻了郭嘉。
很快收起訝異的情緒,郭嘉拉過還在楞神中的人兒,就這麼的覆上對方的唇。「唔!」荀彧回過神來,有些抗拒的想離開這令人致命的吻,無奈郭嘉已將舌探進緊纏不放,逐漸開始回應對方。
一片桂花瓣掉落,不捨的分離,兩個人皆微喘著氣,郭嘉笑了,荀彧亦是...
他們不再是穎川當年那青澀的少年,他們有著自己的理念,不強迫對方接受,有些東西逐漸改變,然,心中的某種感覺卻從未變過。
月有陰晴圓缺,但終會有月,此時此刻,身旁有彼此,感受著對方的體溫,以足矣。
荀彧將頭靠著郭嘉的肩,今晚月色如此美麗啊...

窗透初曉,天未全亮,清晨的露水和著桂花香使萬物微醺,偌大的廊道只有一人的腳步聲,荀攸一人漫步在清晨的廊道,小小的鳥鳴聲十分清脆,他抬眼看了看庭中的桂花,意外看到熟悉的兩道身影,頭靠著頭坐在廊邊。
荀攸走近,本想問問兩人為何如此早起,卻發現人已沉沉睡去,看了眼嘴角帶笑的荀彧,他打消叫起他的念頭。
轉身回房隨意拿了件毯子輕手輕腳的披在兩人身上,荀攸悠悠的繼續漫步在清晨的桂花香中
「令君夜有雅致,祭酒相陪,攸無意打擾,坐等眾人圍觀。」笑吟
所以說,誰叫你們一大早辣人眼睛呢?

评论

热度(15)